首页 -  魅力ca88  -  ca88文苑
殇(第三届ca88杯诗歌散文小说创作大赛小说类一等奖作品)
0
发布人: admin  发布时间: 2016-10-17  浏览次数: 630 次

大虎爹死的那年,大虎6岁,二虎只有4个月大。大虎记得他爹出陵那天格外的冷,北风吹在脸上特别的疼,鼻涕流了一道又一道,只好用袖子一遍又一遍的抹,他穿着孝服跟着大人傻傻的走,耳朵里全是是聒噪的喇叭声和他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声。他爹下葬的时候,别人一锹一锹的把土泼在棺材上,那场景,他一辈子忘不了。
他爹死后的几个月里,他时常看见母亲望着他爹的照片发呆,有时还会轻轻的啜泣,后来大虎渐渐明白,他爹永远也回不来了,永远不会再给他做弓箭、扣麻雀了,永远也不会用自行车带着他飞奔在马路上,永远也不能骑在他爹的肩膀上吃冰棍了。从此以后,在他的记忆里,有瘦小的母亲举镐吃力刨地样子,有母亲推着重重的手推车在夕阳里蹒跚前行的身影,有母亲深夜里的一声声叹息,他还记得,村里的许多老妇人,领着一个又一个的男人来到家里,对着母亲唠唠叨叨,母亲总是看着大虎和二虎一言不发,最后那些人只得又悻悻的离去。
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,他越来越能体会到母亲的不易与辛酸,他盼望自己快些长大,能帮助母亲多干些活,让母亲的担子能轻一些。大虎14岁那年,小学转初中,也是二虎入学的年龄,大虎跟母亲说不想再上学,任凭母亲打烂了笤帚,倔强的大虎还是不肯去上学,那天,大虎又听见了许久没听到的哭声……
14岁的大虎更加勤奋地帮着母亲打理家务、下地干活,从来不用母亲吩咐,甚至比母亲起的还早,干的还多。又过了两年,大虎开始跟村里的包工头干建筑,扛水泥、搬石头,虽然许多成年人都累的够呛,但大虎从不吭一声,大虎第一次把1000多块工钱交给母亲时,心里无比的激动,但是母亲看着大虎佝偻的身子,心里难受得很。
一天,大虎妈正在街上与人聊天,看见一个人从远处走过来,这个人穿的衣服很脏,脸上黑黑的看不清五官,那人跟大虎妈打招呼:“兰姐,歇着呢?”
“原来是宝山兄弟啊,这是干啥去了,咋整的跟灶王爷似的。”大虎妈听声音认出这是住在村东头娘家的一个本姓兄弟
“我刚从钢厂回来,有点急事,没换衣服。”宝山说
“钢厂多少钱一个月啊,钢厂的活累不累?”大虎妈问
“岗位不一样工资也不一样,大多数都两千以上,活不怎么累,就是脏,热得慌,得总喝水,大姐,我得先走了,家里还有事。”宝山说道
十几天以后,大虎接到钢厂的通知,正式成为一名钢铁工人。大虎踏实肯干,不怕脏不怕累,办事稳妥,为人仗义,21岁那年当了班长,大虎当上班长那天,二虎正好过14周岁的生日。
二虎虽然和大虎吃一口锅里的饭长大,但由于干什么凡事都有大虎在前,二虎不觉间形成了懒散的性子。二虎不爱读书也不肯付苦,要不是赶上普及初中,恐怕连学都上不了,即使现在上了学,也是老师眼中的“学生混子”,不是上课捣蛋就是逃课,小小年纪还学会了抽烟、打牌,尽管家里并不富裕,他的零花钱比谁都多,在大虎和大虎妈心里,他们始终不想让二虎受苦。
大虎二十三岁那年,经村里人保媒,认识了隔壁村的一个姑娘,姑娘家也是朴实的农民家庭。大虎是附近有名的勤快人,虽然大虎家现在条件不好,但是姑娘的父母都相信大虎以后的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。姑娘家里对大虎只有一个要求,把老房子翻盖一下,不能太苦了闺女,彩礼钱就不要了,姑娘家里也明白,要的再多也是大虎出钱,还不如不要。但大虎妈是一个要强的人,姑娘家越是不要她越是要给,大虎妈跟大虎说:“谁家也不愿意白养个闺女,这钱必须得给,咱家刚盖完房子,家里还剩一万块钱,院墙先不垒了,月台先用灰漏儿铺上,我再去借一万,咱家是普通人家,就按普通人家的标准给,就给两万吧,你爹虽然没了,可咱家不能比别人差啥。
订婚给彩礼那天,大虎妈翻遍了柜子,愣是没有找到那两万块钱,大虎看着他妈自顾自的翻柜子,想起一夜未归的二虎,拦住他妈说:“妈,你别找了。”大虎妈看看大虎;“沉沉的对大虎说,去!把二崽子给我找来。”亲家似乎明白了什么,站起来对大虎妈说:“大虎他妈,我早说不要彩礼了,你也不用急着找……
还没等大虎的岳父说完,从外面跑进来一个人,对大虎妈一边喘一边比划说:“大婶,二虎玩牌跟人家打起来了,让警察抓走了。”
几天后,大虎交了五千块罚款,把二虎从派出所领出来,那两万块钱输了几千,其余的被当作赌资没收了。
回来的路上,大虎对二虎说:“老二,我和妈没指望你能帮家里多少忙,咱俩从小没了爹,我受了多少苦我自己清楚,我和妈对你没其他的要求,只想你能好好上学,以后能有出息,可你连镇里的高中都考不上,这也就算了,你怎么能这么做,这钱是有用处的,有一万还是借的,你怎么能偷出来耍钱?
“谁也没想着输啊,那个二东肯定是做手脚了,我抓住他他还不认,看我不剁了他的手。”二虎狠狠地说
大虎说:“我不只一次跟你说,人要走正道,有几个人是靠耍钱发家的,你这样以后怎么……”
“行了行了,我以后不玩了,过两天去找个活干。”二虎不耐烦地打断大虎
然而,二虎并没有变。
那一年风调雨顺,是少见的好年景,那一年的秋天,家家院里堆满了从田里收来的粮食,农民对土地和粮食的热爱是难于言表的,尤其是大虎妈这样经历过挨饿的农民。
那天,大虎准备去上班,大虎临走前对二虎说:“老二,你帮着你嫂子把玉米拽到房上,赶紧把地方腾出来,把豆子敲了。
大虎走后,二虎又被人叫去打牌。
临近中午的时候,大虎妈对大虎媳妇说:“小芳,咱娘俩把玉米拽房上去吧,咱们指不上二虎。”
“行啊,妈,我去房上,你给我挂钩子。”大虎媳妇说
“还是我去房上吧,你别看你比我年轻,你不见得比我有力气,体力活我比你干得多。”大虎妈说
其实,在大虎妈心里,感觉对不起儿媳妇,小芳嫁到他们家,不但彩礼没要,还从家里带来一万块钱嫁妆,因此一些体力活都是大虎妈抢着干。
大虎妈顺着梯子爬上北京平的房顶,扔下绳子给大虎媳妇,她俩开始往房上拽玉米。秋天中午的阳光依然火热,一堆玉米拽到一半的时候大虎妈已经出了很多的汗,感觉有些口渴,对大虎媳妇说:“小芳,给妈灌点水,我渴了。”大虎媳妇拿来瓶子,给婆婆灌满水。大虎妈举起瓶子仰起头大口大口地喝着,刺眼的阳光突然让她感到一阵头晕,她习惯性的用一只手去扶东西,忘记自己站在房檐上,一下子从房上摔了下来。
大虎媳妇看见婆婆从房上掉下来,惊慌地喊:“妈,妈,你没事吧,你醒醒,你醒醒……
大虎妈依然紧闭着双眼。“来人呐,快来人呐,救命啊!”大虎媳妇大声叫喊着。
虽然月台上厚厚的玉米皮救了大虎妈的命,腰还是被耙子把硌了一下,受了伤,大夫说,如果恢复的好,以后可以走路,但不能再干活,如果恢复不好,恐怕以后就永远不能走路了。
大虎狠狠地打了二虎一顿,二虎自此离开家去了城里,过年都没回来。大虎很后悔自己打了二虎,去城里找过几次,想当面跟二虎道个歉,让他回家,但始终没找到。
尽管去了许多医院,看过很多医生,欠了许多债,吃了很多药,大虎妈终究还是没能站起来,每天躺在炕上,由大虎媳妇照顾。
又过了一年,二虎还是没有回来。
这一天的早上,天阴沉沉的,北风呼啸,格外的冷,让大虎想起他爹出陵的那天早上。大虎媳妇回娘家串门,家里只剩大虎娘俩。
“大虎啊,过来跟我说说话。”大虎妈叫着大虎。
“哎,妈,你说。”大虎走到母亲旁边
“大虎啊,妈对不住你,把你生下来没让你过上几天好日子,我想肯定是我命硬,克丈夫又克儿子,你从小跟我受苦,没吃过好的也没穿过好的,什么都得靠你自己,好不容易娶了媳妇,日子过得好一点,我这不中用的妈又拖累你,因为我又让你们兄弟俩闹成这样,妈真是对不住你啊!”
“妈,你说啥呢,你别这么说,你是我妈,我伺候你是天经地义,我不管你谁管你。”大虎拉着他妈的手说
“有时候我想,要是你爹活着该多好,要是你爹还活着,你就不用遭这么多罪了,我这一瘫,啥都得你干,又要上班又得管庄稼,你不容易啊。”大虎妈说
“妈,你别胡思乱想,你一定会好起来的,到时我带你去外边看看,你不是总说没看过海没去过北京吗,海可大了,北京的楼可高了,我带你去看。”大虎哽咽着说
“大虎啊,你去给妈买点瓜子,我想吃瓜子了。”大虎妈说
“哎,我这就去买。”大虎起身去买瓜子
大虎回来的时候,看见血从他妈的手腕上流下来,地上很多很多,大虎妈为了不拖累大虎,就这样走了。
大虎葬了母亲,二虎还是没有回来。
大虎决定离开这片土地,虽然这片土地养育了他,但也给了他无尽的痛苦。在一个早晨,有人看见大虎和大虎媳妇上了汽车,一路向南,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又过了两年,二虎从城里回来,乡亲们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,没有一个人跟他说话,远远地躲着他。他回到家,看着父亲和母亲的照片,愣在那里,他跪在地上嚎啕大哭:“妈,我回来了,你看看啊,我挣了许多钱,我给你治病,你一定能治好,妈,你看看啊,哥,你去哪了……
许多年后,二虎清明那天像往年一样回来给父母上坟,看见父母的坟上盖着厚厚的新土,二虎放下东西向远处奔去,他看见一个人上了车,驶向远方……

上一篇:傻二创业记(第三届ca88杯诗歌散文小说创作大赛小说类二等奖作品)
下一篇:十月的祝福
联系我们
公司简介
资质荣誉
公司新闻
图片新闻
行业新闻
经营理念
企业战略
公司视频
模范风采
图说ca88
ca88文苑
线材产品
煤化工产品
其它产品
员工成长
人才招聘
地理位置
友情链接
站内搜索
线材地址: 亚洲城ca88手机版木厂口镇松汀村南 电话 / 传 真:0315-7056114 大厦地址: 亚洲城ca88手机版钢城东路689号 电话 / 传真:0315-7957716
电子邮箱:WebMaster@qajjxc.cn 版权属于 ca88手机版登录_亚洲城ca88手机版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0024281号-2